破解“融资难融资贵” 深圳还可以做什么?_深圳新闻_南方网

2018-06-07 19:28

  2018年春节之后,创业者包斌(化名)权衡再三,还是无法接受银行提出的贷款条件。

  近年,深圳商事主体数量领先全国,成为第二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破万的城市,但对于中小微企业而言,依然要面对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南方日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目前深圳中小微企业在银行进行间接融资时,很多依然需要房产抵押或担保手续。此前有数据显示,深圳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达1.39万亿元,融资有效满足率不到六成。

  对此,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建议,政府部门应加强为企业信用托底,建立完善的天使投资体系,发展以科技为支撑的普惠金融,建立政银保三方合作模式,探索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等。

  一些发达国家如何破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记者了解到,在德国,联邦和州政府、开发性金融机构和州担保银行、商业银行(储蓄银行集团、合作银行等)、工商协会等是中小企业社会化融资体系的主要参与主体。这些主体相互合作,形成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中小企业社会化融资体系。

  现象 深圳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1.39万亿元

  经过4个月协调,近日,包斌决定放弃了某商业银行深圳分行的融资贷款计划。包斌是南山一家专利大数据智能公司创始人兼CEO,公司有数十名员工。去年下半年,包斌开始筹备新一轮融资事宜,某商业银行深圳分行的投资负责人向他推荐了该行的一种投贷联动服务。

  但经过一段时间沟通,包斌感觉到这种贷款很难接受。他说,该行的贷款条件需要创业公司法人抵押自己房产,而且公司未来融资时该行可在新股东入股价格的基础上,按折扣价入股。因此,虽然该行提供3年500万元的授信额度,但包斌将方案交给股东们商议时却遭到一致反对,包斌自己也担心这样贷款,会将企业风险完全转化为其个人风险。

  “针对轻资产公司尤其是科技类公司的间接融资服务,深圳近年有所改善,但依然没有改变融资难的大环境,尤其是银行贷款。”包斌介绍,如果创业者没有资产,去银行贷款就要去找担保公司,而担保公司也会要求创业者反担保给他,比如去找另一家担保公司或者熟悉的单位承担风险连带责任,这样企业仍很难实现融资。

  实际上,不单是轻资产公司面临这样的难题。深圳市半导体照明协会秘书长鲍恩忠告诉记者,银行对于中小微半导体企业的贷款要求必须有抵押,而且要正规商品房抵押,即使是一些厂房也不行,企业很难贷到款。

  “深圳中小微企业的发展环境总体是好的。”深圳市经信委一名负责人介绍,深圳有150万家中小企业,实际运营的约135万家,创业期、成长期和成熟期,分别占比为20%、66%和14%。另外,这三个时期的中小微企业中,有融资需求的企业占比分别是80%、50%和25%,平均融资额度为15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左右。加起来,三类企业总需求达2.9万亿元。

  以2016年数据为例,中小微企业通过外部融资渠道每年实际融资约1.6万亿元,包括银行渠道和其他渠道,其中,银行渠道达1.25万亿元,小微企业约为4000多亿元;其他融资渠道融资额达3500亿元。按照前述评估的2.9万亿元,有效满足率是54%,也就是说资金缺口1.39万亿元。另外,深圳大概30%企业为直接融资,70%是间接融资。

  由此可见,深圳融资环境总体向好,但中小微企业依然面临着较大融资压力。

  分析 贷款双方信息不对称,需要政府托底

  “融资难、融资贵主要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银行想给企业放款,但是心里没底,一定要抵押。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单靠市场是非常难解决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一定要政府干预,信息不对称就需征信,征信就需要政府托底。”一名专家介绍,深圳成立两家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初衷就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但这两家公司也变成商业机构了,也在控制风险,像银行一样需要绩效考核。

  深圳市政协委员聂竹青认为,贷款难的“难”由两方面构成:中小微企业向银行借款的欲望高,而银行向中小微企业贷款的欲望低。银行贷款的本质是一种有目的性的营利和投资行为,期许获得高额的投资回报,并最大限度降低损失的风险;但中小微企业存在良莠不齐、经济体量小、利润低且不稳定、财务报表不规范等现象,银行对其贷款一直持保守和谨慎的态度。

  根据民建深圳市委会一份提案显示,传统银行大客户授信等金融服务模式与科技创新型企业的融资需求还不适应,支持科技研发、成果转换等配套体系不健全。大部分科技型中小企业初始资金来源于股东自有资金、天使投资和政府支持。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受制于公司规模、技术创新未完成、市场份额未打开局面、无设备抵押等因素,难以获得银行和VC/PE的资金支持。

  德国的金融市场与深圳有一定的相似性:间接融资为主、资本市场相对不发达、企业大多依靠银行获取资金。然而,德国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在世界范围内解决得比较好,这是由于政府与各类金融机构及社会力量各司其职、功能互补,形成社会化中小企业融资体系。

  这一成功经验的要素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家有清晰完善的法律体系保障政策性银行在中小企业融资体系中的引导地位,同时政府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低成本资金来源,为担保银行等提供税收优惠。二是银行机构和各类中介机构等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减少信息不对称,共同服务于中小企业发展。三是覆盖全国的行业协会的深入参与为有针对性的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了重要帮助。

  据记者了解,在美国,融资也是影响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金融危机后,其中小企业融资受到严重打击。但随着经济在美联储货币政策帮助下逐渐走出低谷,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也得到改善。目前,美国中小企业融资形成以银行、股权投资、互联网金融等传统和非传统的市场化手段融资为主,政策性支持为辅的格局。

  建议 深圳发挥立法权优势,出台办法助企业融资

  “280万元3天就放款,太快了!”对民生银行“抵押e贷”这样的放贷效率,深圳某电子公司品牌经销商刘鹏表示简直不敢想象。

  几年前,刘鹏为了筹措资金托各路熟人跑了好几家银行,最后都因为手续复杂、放款时间长而不得不放弃。这次,这笔贷款如同一场及时雨,让他能在短时间内大批量购进客户所需的电子器材,顺利接洽订单。

  近年来,一些传统银行纷纷发力小微贷,增加正规化小额贷款的供给,缓解了部分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注册于深圳前海的微众银行,也正通过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描绘“未来银行”的轮廓。微众银行首席审计官秦辉介绍,微众银行“微粒贷”上线两年来,累计发放贷款达3600亿元,笔均放款只有8200元,主要服务的对象就是小微企业和都市蓝领,他们往往都是传统银行未能覆盖的人群。

  对于银行如何扶持中小微企业,聂竹青在2018年深圳市两会上曾提交提案,建议银行不能因噎废食,应该改良方案、控制风险,加大中小微企业金融扶持,比如加强对中小微企业进行专业认定,推出适合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方案,尤其对于发展潜力大的中小微企业优先融资扶持,同时,深圳应发挥立法权优势,制定扶持中小微企业的标准和管理办法。

  据记者了解,德国较好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主要是因为建立了一套开发性金融机构引导、商业性金融广泛参与的金融服务体系。其中,KFW(即德国复兴信贷银行),下设专门的中小企业银行,提供的中小企业融资项目结构简单、条件优惠,对支持重点(如初创和创新企业)提供更多低息优惠,体现政府产业政策导向,受到商业银行和中小企业的欢迎。

  民建深圳市委会一份2018年初的提案也表示,深圳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渠道有限,应该成立专项风险担保基金,加快建立政银保三方合作模式,发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积极拓宽直接融资渠道。

  全国政协委员、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则表示,有些实体企业,生产经营正常,因流动性问题而从社会融资机构借入短期、高成本的过桥资金,或者干脆借入民间高利贷,让企业走上“不归路”。“政府应根据目前的经济形势,对实体企业恢复实施银行贷款借新还旧政策。”

  ■链接

  深圳推进“银税互动”

  用税务大数据

  为企业“背书”

  3月28日,深圳市国税局与建行等7家银行建立“银税互动”战略合作,同时,手机最快开奖给果,其自主研发的“金融超市”上线。通过银税双方紧密协作,充分利用税务大数据,着力解决守信企业及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为纳税人提供资信服务和普惠金融服务。

  据了解,深圳市场经济主体非常活跃,每月新增纳税人超过4万户,每年新增纳税人超过50万户,这其中绝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因可支持银行授信的评估数据不够全面,银行无法在满足自身风控要求的前提下给予这些企业提供授信,这些企业往往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金融超市”项目依托深圳国税电子税务局平台,在纳税人授权的基础上,通过打通银行税务之间的数据链路,实现了涉税数据的直接共享,为纳税人提供更加安全便利、全程在线办理的融资途径。

  ■他山之石

  德国社会化融资服务体系:

  分工明确

  风险共担

  德国社会化融资服务体系能有效运转,在于得到政府与政策性商业金融机构和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

  德国政府制定有关法律和政策,为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通过市场化运作去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首先,立法明确KFW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地位和职能,并提供政府担保;其次,设立担保银行,分担中小银行的信贷风险;最后,KFW通过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商业银行直接面对中小企业,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各类银行机构在中小企业融资领域分工明确、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共同服务于中小企业发展。设计合理、利益激励充分的转贷模式是KFW与商业银行形成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根本。该转贷模式使得批发银行能够通过转贷银行向众多中小企业零售发放贷款,使得KFW避免与商业银行竞争,保持竞争中立性。同时,覆盖全国的工商协会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和中介作用,对于成功的社会化融资服务意义重大。